1---2完结

  女列车员的自白[1]
  北京富圆大酒店。慈善拍卖会现场,一场明清古瓷器拍卖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
  这次拍卖的全部是明清时期著名的古瓷器,其中的一件瓷器——"细口花瓶"已经是世界上唯一的孤品。
  拍卖所得的全部款项将捐献给国家的贫困地区。
  高氵朝终于来了,“细口花瓶”的拍卖开始了。
  “一百万”一网络老总先声夺人。一下就超过底价五十万。真他NN的牛,
  “二百万”前排一基建老总更是有备而来,报出的价格把那网络老总顶得一楞。三百万在他眼中算个屁啊!
  多搞几个“豆腐渣工程”就赚回来了。
  一时间,价格在这俩个老总之间猛烈上涨。“二百五十万”基建老总咬着牙,喊出了震撼人心的天价。
  网络老总掂量了一下,估计没胆量再跟了。毕竟现在网络经济不太好,花这么多钱买个面子真不值得。
  “二百五十万一次”“有没有人跟”,司仪拉着嗓门大叫着。
  “二百五十万两次”“二百五十万……”拖着嗓音,司仪见实在是没人在跟,准备喊出“三”字了。
  现场一片寂静。基建老总脸上已经现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  “三百五十万!!!”,突然间,一个清脆的女声回荡在现场。
  “天啊!”“哇”三百五十万,谁有这么大的魄力和财力。一下子,大家惊叫着望着从大店后面徐徐内容来自dedecms
  走来的女子。基建老总的笑容凝固了,死瞪着这个艳丽惊人的女子。
  女子一袭百裙飘飘,及肩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身后。只是化了个淡妆,但丝毫不影响她那惊人的美丽。
  “宁心影”网络老总忍不住低声叫道。
  没错!的确是宁心影,刚嫁给“电子界龙头老大”张天云的宁心影。只有她,才有这种一丢千金的财力。
  三百五十万,再没有人有胆量跟下去了。一旁的记者正要冲上去采访。被宁心影身后的几个保镖挡住。众
  目睽睽下,宁心影几乎是飘进了酒店前的豪华奔驰,飘然而去。
  车沿着海边大道疾驰着。宁心影打开了车窗,呼吸着带着一丝咸味的海风,宁心影的思绪又不受控制
  的飘到了五年前。飘到了那段无法忘记的悲惨日子。也许是自己受尽了人间的屈辱,才知道贫困给人带了
  的种种痛苦和灾难。才会那么深深的同情在贫困里挣扎的生命。才会用巨款去资助这些可怜的生命。
  五年前,一所职业学校,二十岁的宁心影来到男友阿龙租的房子,准备为阿龙庆祝生日。
  天,黑了下来。小房子里。宁心影和阿龙围桌而坐。宁心影在阿龙的劝说下,喝了不少酒,脸红通通的
  ,散发一股诱人的气息。虽然交往几年了,但宁心影很保守,只不过和阿龙亲过几次。这一次,壮着酒胆,本文来自织梦
  阿龙终于忍不住了。起身抱住了带着几分醉意的宁心影。
  宁心影稍微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作声了,阿龙把宁心影抱到床上。宁心影双目紧闭,胸部大幅度的起伏,
  看上去有点紧张。阿龙拥着她倒了下去,凑上嘴,开始亲吻宁心影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宁心影被亲得有些情动,发出了轻微的叫声。
  这动人的声音叫得阿龙心慌意乱,真恨不得想立刻干她的小穴。按在宁心影乳房上的手,此刻已从衣服
  下穿了进去,摸着她那尖挺的双峰。
  宁心影的小手,无意识的伸到阿龙的裤裆处,开始按压起来。
  阿龙一边吻着,一边脱下了宁心影的裤子。用手摸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——阴蒂,手指像小鸡巴一般轻轻
  的在她的小穴抽动。不多久,宁心影小穴的淫水,像是涓涓细流似的,开始流出来了。
  “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嗯……”
  宁心影的欲火在酒精和阿龙的刺激下,燃烧得越来越旺。她整个人,不停的扭动,不住的轻哼。
  阿龙的舌头,从宁心影的乳房顺着滑下,来到她那诱人的小穴。只见宁心影骚穴里的淫水,晶莹剔透,
  阴蒂微微突起,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葡萄,阿龙忍不住咬了一口。“啊……阿……”刺激的宁心影发出一阵浪叫。阿龙又伸出了舌头,在宁心影那微烫的阴唇内,来回的舔着,这一舔,宁心影淫水流得
  更多了,整个人也开始抖动不止。
  “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阿龙…你不要舔……我下面好痒啊……啊……那里……哦……难受死了…

  …啊……痒啊……”
  “哦……那里真的痒死了……哦……痒……龙!啊!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你别舔了……嗯……
  哦……”
  宁心影的手,猛烈的在阿龙下面抓着,头不停的摇动,一头秀发都散开了。
  “好阿龙……求求你……哦……求求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要你……快给我……亲亲……快给我……哦
  ……不要再舔了……哦……”
  “啊……龙……啊……你快…快!快插我啊!……嗯……那里实在受不了……哦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  阿龙被浪叫诱惑得忍不住了,起身飞快的脱掉衣裤,抓过宁心影的手,把鸡巴塞在她手中!
  又长又大又热烫的东西,在宁心影的小手里面不住的跳动,像是在示威似的。
  宁心影轻呼道:“好大,阿龙,等一下会痛啊。”
  “心影你放心,我会慢慢来,不会弄痛你的。”
  阿龙用手握住大鸡巴,一上一下的来回的磨着她阴蒂。
  “嗯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龙……别在磨了啊……嗯……不要逗心影了啊……我好难受……嗯……”
  dedecms.com
  宁心影已经被欲火完全笼罩,屁股往上直挺,想要含住大鸡巴似的,一下又一下的往上顶。
  “哦……龙……嗯……我的好亲亲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插我那里啊……快……插小穴……
  哦……”
  阿龙把大鸡巴对准了小穴口,一扭腰、卜滋一声、大鸡巴便整根到底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痛……小穴好痛…………求求你……龙……啊……停一下……哦……痛啊……”
  “心影,你忍耐一下,忍耐一下就会好的。”
  阿龙见她眉毛都快集结在一起了,一脸痛苦的表情,心中也忍心再插下去,伏下身来,吻着她的香唇
  ,手也轻揉着她的奶头。
  停了一会,心影似乎好过了许多,她的眼睛微微张开,红润的小嘴,半合着。表情很是迷人,
  宁心影的屁股,又不时的向上挺,小穴似乎是痒了,
  “嗯……嗯……你现在慢慢的动……嗯……慢慢的插……轻点插……好吗??“
  阿龙把大鸡巴轻轻的抽出来,又再整根慢慢的放进去,大鸡巴深入浅出,耐心的磨插着。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好阿龙……心影的小穴好美……哦……小穴现在好美……不是那么痛了……我好舒服
  ……嗯……”
  阿龙见心影不在痛苦,开始加速抽插了!
  “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鸡巴……小穴好舒服……哦……我好美……嗯……哦……美死了……嗯……”
  dedecms.com
  宁心影的小穴,一张一合的,小穴的淫水,象下雨似的,流个不停,还带着一丝丝的处女血,
  “卜滋……卜滋……卜滋……”大鸡巴插得好响。
  “阿……大鸡巴……哦……你插的我好爽啊!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…小穴让你插的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哦…
  …”
  “嗯……大鸡巴……嗯……龙……再插快一点……哦……快点插小穴……嗯……大力的插我……哦……
  姐姐要你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  阿龙憋着气,猛插不停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哦……不行了……哦……小穴要……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小穴升…
  …天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  宁心影终于被插到了高氵朝,子宫壁突然紧促的收缩,猛吸得大鸡巴跟着收缩,浓浓的阴精,又热又烫,
  直浇向大鸡巴头,浇得大鸡巴不住的抖了几下”啊!“阿龙大叫一声,马眼一开,也射出了一股阳精。”啊!……完了……好热啊……烫……爽啊……啊!……啊!“宁心影已经被插得语无伦次了。
  欢好后,宁心影躺在阿龙怀里,脸还红通通的,害羞的说道:“阿龙,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可要好好爱我啊!”
  “好心影,我一定好好爱你,让你永远幸福!”阿龙随口回答。
  宁心影献身后的第二天,还沉醉与美好感觉里的她收到了家里的急信。这是一封让人昏倒的信,信中
  告诉宁心影,在铁路上上班的父亲被火车撞死,母亲伤心过度,急火攻心,伤了神经中枢,成了植物人,
  就是在保证治疗的情况下恢复的希望也很渺茫。

  宁心影抓着信,哭倒在床,一下在,家完了,父亲走了,母亲病了,剩下她和俩个弟弟该怎么活下去?
  宁心影想叫阿龙陪她回家,但阿龙借口要考试,回绝了她。看着阿龙那冷淡的眼神,宁心影一瞬间知
  道了阿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“你好卑鄙”这是宁心影丢给夺去她处女身的男人的最后一句话。
  走上了回家的路!同时,也走上了一条痛苦的人生路。
  女列车员的自白[2]
  宁心影伤心欲绝的回到家后,父亲的后事已经被亲戚处理了,由于是父亲自己不小心而招来的大祸,
  所以铁道部也没赔什么钱。母亲原来借款办了个小超市,一个月还能赚点钱,现在家里一出事,那些狠心
  肠的债主们就冲到商店里,把商店的东西抢了个干净,由于他们是债主,抢得理所当然,宁心影也拿他们
  没办法。家里什么都没有了。用光了家里的积蓄给母亲治疗着那个希望渺茫的病,再加上俩个要读书的弟
  弟,这一切的苦难,来得好快,一下子把年青的宁心影推到了人生的绝境。
  好在铁道部伸出了援助之手,把宁心影招到广州至北京的特快列车上当列车员,算是给了绝望的宁心
  影一条出路。
  “呜!”火车进站了。高挑修长,年青美丽的宁心影打开了软卧的车门,俏立在车门旁,恭送下车的旅
  客。崭新的列车员服装穿在她身上,是那么的合身,就象是特意为她设计似的。再加上她带着的那一丝忧
  郁的笑容,迷住了不少的旅客,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。没多久,“特快一枝花”的称号就开始在这条线
  路上传开了。
  宁心影工作十分积极,擦车啊,扫地啊,样样干得完美无缺。但也只不过是每月能评一个“优秀列车员”,多拿几十块钱罢了。这点钱,对她来说,远远的不够。弟弟要开学了,母亲又得做理疗了,这一切,都离不开钱。本文来自织梦
  “钱!钱!钱!”被焦急和悲哀笼罩着的宁心影坐不住了,她走出列车员休息室,倚在车厢的门口,呆
  望着外面乌黑的夜空,是那么的无助和可怜。
  “小姐!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啊?”不知何时,一个中年人站在了宁心影身边,低声问道。
  宁心影回过身,认出了这中年人。他是广州的一个建材老板,常坐这次列车。也时不时和宁心影说过
  几句话。“李老板,没事!谢谢!”宁心影和客气的回答。
  “是不是因为家里的事啊!为钱在发愁吗?”看来这李老板对宁心影注意得很。竟然把宁心影的私事
  都打听到了。“这!……”宁心影不好回答了。“我可以帮你啊!美人!”说着说着李老板的口气变了,尤
  其是那个“美人”,叫得是那么色。
  “你怎么帮我?”宁心影禁不住问。“我可以给你钱啊!”“啊!你给我钱!”宁心影一时间没明白
  李老板怎么会主动给她钱。
  “是啊!你这么漂亮,给你也值得啊!嗨嗨!”李老板淫笑着,忽然抱住了宁心影。宁心影大慌,“
  你!你!干什么?”“美人!你别叫!让我玩一次,我给你五千!怎么样啊!”五千,对现在的宁心影来说
  ,是多么大的数目,那可是她几个月的工资啊。有了这五千,弟弟的学费就不愁了,母亲也可以进行理疗了dedecms.com。恍惚中,李老板已经把她抱进了休息室,关上门,照着宁心影的小脸就吻开了。
  宁心影是麻木的,这不能怪她不自爱,要怪就只能怪那对她那么残忍的老天。
  休息室很小,宁心影只能半躺在小床上,上身靠着车壁,任凭李老板行动。好在时间已经很晚了,乘客
  都睡了。应该没有人来打搅他们。
  蓦地,宁心影感到胸口一凉,她一惊,只见自己的上衣已经被脱了下来,白色蕾丝乳罩也被扯下,那饱
  满柔软的一对可爱乳房呈现出来,乳房被阿龙抚摸过很多次,有了充足的发育,颤巍巍,白生生的,十分诱
  人。宁心影忍不住的羞红了脸,赶紧紧紧闭上可爱的大眼睛,不知所措。
  李老板只见眼前一片雪白,那是一对丰盈坚挺、温玉般圆润柔软的玉乳。玉乳中心,有一对娇小玲珑、
  晶莹可爱、嫣红无伦的柔嫩乳头,羞羞答答挺立在他面前。“尤物啊尤物!”李老板高兴的自语着,看来这

  五千块!花得值啊。
  李老板矮下身体,脱下了宁心影的裤子,宁心影的阴部又呈现出来。宁心影的阴毛看来是修理过,很整齐,大小阴唇都很秀气,隐藏在茸茸的阴毛中。李老板伏下头,舔着宁心影的小穴,这不算是强奸,所以宁
  心影也没有被强奸的那种恐惧感。再加上和阿龙性爱过,身体对性爱有一种自然的反应。在李老板高超的口
  技下,宁心影小穴上的爱液是越舔越多,宁心影的娇躯也开始扭动了,不断呻吟: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要……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!……啊……”
  李老板听见她的浪叫后,轻轻的在宁心影的阴蒂上一咬。
  “哎……”宁心影又一声娇啼,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。可是,一股淫荡的需要又从她腰间升起,原
  始的情欲升了上来,已经控制了宁心影。
  李老板一手握了鸡巴,一手分开宁心影的两片阴唇,将龟头送到穴口,用手指头按着阴核,用龟头磨她
  的穴儿。
  宁心影被他磨得抖颤连连,娇喘起来。“啊……你还没插……哼哼……哼哼……”李老板磨了一会,宁
  心影的穴里淫水直流。她颤着声儿道:“李老板,你……干吗啊……”
  李老板见火侯差不多了,一挺腰,一根鸡巴完全插了进去。
  宁心影颤抖着道:“哎呀……插死我了……”感到穴里一阵猛涨,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。
  李老板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插法,让宁心影吃足了甜头,最后再狠狠的插她。没过几分钟,宁心影就叫道:织梦好,好织梦
  “哎呀呀……美……呀……啊…………哼哼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嗯嗯……”
  “我好爽…………我痛快死了……嗯嗯……哼唔……大鸡巴插得我美死了……”
  李老板用力的,狠狠的抽插起来,鸡巴次次尽根到底,直顶到她的花心上去。同时感到宁心影的阴户内
  不断的收缩,有说不出的快感,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着。
  “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噢……好美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美……哎哟……嗯……嗯哼……贯哥……啊……啊…
  …”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啊……”被欲望控制了的宁心影不停的淫叫着。
  李老板的肉棒又一次深深插入宁心影娇小的阴道,他让肉棒静静地插在宁心影阴道里,一手搂住玉人那
  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,用力提起,自己则坐在床上,双腿伸展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  娇羞迷乱中的宁心影,像一只小羊羔一样柔任他搂腰提起,见到自己和他这样面对面地赤裸相对,还和
  他赤裸裸地紧密交合著,不禁立时晕红双颊,霞生玉腮,妩媚的大眼睛含羞紧闭,一动不敢动。
  “嘿嘿!爽吧?”李老板一阵淫笑,抱着宁心影又开是抽插了。
  巨棒开始在宁心影紧小的阴道中一上一下地顶动起来。头深深的埋在宁心影的乳沟中,再从乳沟一直舔
  织梦好,好织梦
  到乳头,一路上含、咬、舔、吹,各种口技灵活应用。让宁心影感到全身快感不断,越来越兴奋。:“嗯…
  …嗯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李老板在宁心影体内深处顶动着,渐渐加重力度,巨大无比的
  肉棍在宁心影那紧窄万分娇小阴道中进进出出……
  “唔……唔……乖……大贯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了……冤家……啊……你……要……我的命……嗯……
  唔……啊……要命……的……东西……又……粗……又……长……啊……唔…………我……太快活……啦…
  …不行……了……唔……”
  终于。宁心影到了高氵朝,李老板也射出了大股精液。他还很将信用,掏出一迭票子,抽出一张塞在宁心
  影还在流水的阴道里,其余的都丢在桌子上。满足的走出了休息室。
  羞愧的从阴道里抽出那张被自己淫水打湿的百元大钞,想着刚刚淫荡的自己,宁心影禁不住趴在桌子上
  哭泣着。她自己都分不清楚,这是什么的行为,是自己无耻吗?是自己下贱吗?也许,还是那句话,这只能
  怪那残忍的上天。
  火车还在行驶,但总会到站,而宁心影的苦难才刚开始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……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